辽砚文化 -> 本溪传说之:辽砚
本溪传说之:辽砚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 :2011-06-04 00:45 浏览次数: :
 

 辽砚,产于中国东北部辽宁省本溪市的桥头镇,辽砚的由来,有几种传说。主要的是辽砚兴于辽金时代,距今有上千年的历史,相传由辽萧太后的父亲萧思温觊觎皇帝御案上的端砚,特制辽砚来顶替。一次,萧思温到南枢密史高勋家作客,在谈经论典的时候,谈到砚台,南枢密史高勋说,我有方端砚能与景宗皇帝龙须案上的砚媲美。萧思温觉得,我尊为国丈,一块上好的砚台都没有,岂不让人笑话。他回去后就和女儿萧燕燕讲,女儿给他出了个主意,让她选石质较好的地方,采一些石料,找一些雕工,精工细雕一方好砚,将皇帝龙须案上的砚台换下来。后来,皇帝发现了这件事,但感到被调换来的这方砚质地不错,便有些爱不释手了,查问此砚为辽砚。从此,在大辽国土上,朝中的王公大臣都开始使用辽砚。而且,辽砚还深得萧太后喜爱,被封为“御砚”。但从史传文字上目前还没有明确地记载,而是流传于当地民间的广泛说法。作为辽代的历史,存在时间(907年~1127年)战事纷繁,被金推翻后的史料大都没有保存于后世。就是辽史还是后人元脱脱靠前人传说而编辑成的,至少本人还没有在文字记录上能够拿出有效的证据来,但这并不能就否认传说,皇帝炎黄,司马公的史记上也是靠传说而辑成。在河北省宣化县下巴里出土的辽代张世卿墓中的壁画却解决了这一说法,其壁面中桌案上有一器物,五层青紫色,分为上下盖。经我们考证就是辽砚的青紫云石所制成,此地在辽时就所属南京(辽代的京城之一,分上京、东西南北京)辖,宣化和易水有百公里之距,从壁画颜色及形制上排除了是易水砚的可能,但其图片为什么能够在距本溪千里之遥的河北境内出现,还有待于深入考证,辽砚,作为当地人广泛特指青紫云石所制砚台,和其传说的脉络是一贯的,本人目前也认为这是最接近历史真相的一个传说。

  其他传说就显得附庸或缺乏考据了,主要有2种:一种就是属地说,辽宁至古称辽,或某人随口而传,而附中原端砚、歙砚立名之据,以地名为冠。或曰,从张学良时期而称为辽砚,如进入首届西湖博览会参展而始,亦有人说辽砚不是辽砚,是“松花砚”,而“松花砚”的来历确实是时代明晰,文字记录详细,把辽砚定在了产于清康熙时期,我要论述一下其中分详,“松花砚”明确的记载是[西清砚谱]与[格致镜源]二书皆云:松花石被取做砚材,始自清圣祖,清圣祖亦对自己能够发掘新砚台而沾沾自喜,并亲撰[制砚说]以志其事,他说,“盛京之东,砥石山麓,有石垒垒,质坚而润,色绿而莹,纹理灿然,握之则润液欲滴。有取作砺具者,朕见之以为良材也!命工度其大小方圆,悉准古式,制砚若干方。磨糜试之,远胜绿端,即旧坑诸名产亦弗能出其右。爰装以锦匣,胪之排几,俾曰亲文墨。寒山垒石,洵厚幸矣,故天地之生材甚伙,未必尽收於世,若此石终埋没与荒烟蔓草而不一遇,岂不大可惜哉!朕御极以来,恒念山林蔽泽,必有隐伏沉沦之士,屡诏征求,多方甄录,用期野无遗佚,庶惬爱育人才之意。於制砚成而适有会也,故濡笔为之说。”砥石山麓,据清乾隆[盛京通志]之地图考证,应在现在吉林城左右。其产地在文字上的纪录是在吉林城一带,亦不是现在吉林通化之“松花砚”之产品,从盛京通志的地理图上看还是距有一定距离的,北京一位学者出版的而就目前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专家称吉林通化产的砚材是与故宫所藏松花砚石品相似,唯颜色稍异,亦没有说吉林通化所产松花石就是松花石砚的古矿产地,可见其中给我们有太多地考证空间,那么清圣祖康熙帝发现松花砚与产于本溪桥头镇的辽砚又有什么关系呢?国民党在撤至台湾岛带走的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珍宝中有松花石砚,在1993年,台北故宫博物院举办的松花石砚特展中,展出89件松花石砚和二件座屏,并随后出版由学者嵇若昕编辑的《品埒端歙》一书,从其中康熙朝32方砚材中考证,绿色松花石多为吉林所产,其中一方砚盒则的确为本溪桥头镇所产的青紫云石,另一方蚌式砚黄色砚身亦是本溪桥头镇所产,雍正、乾隆时期所制之松花石的砚材,嵇若昕考证也认为大多是本溪桥头镇所产之石材。嵇若昕考证之时,本溪桥头镇只产青紫云石砚材,黄色和绿色刷丝类石材没有生产,他在书中没有明确说此种石材也为本溪所产。我们在嵇若昕的研究成果之基础上,广泛地在桥头镇实地走访,经过一年多的考察矿脉过程,基本摸清了在《品埒端歙》中记录的所有松花石材质地,本溪桥头镇全部有产。就是说,吉林通化有绿色刷丝的松花石,黄色和青绿带紫石(比青紫云石硬度高)皆少见或没有。而本溪桥头镇基本上全部涵盖,而且品质质地不差,这是辽砚与松花石砚的关系了。
 

 
 

 

 

地址:本溪市明山区峪明路356号小堡交通岗对面 | 电话:024-43731111 42985319 | 联系人:赵文 (销售经理)| 手机:18804149966

国宝辽砚  本溪辽砚  辽砚传人  辽砚厂   关东第一名砚